烟雨往事魂牵梦绕了谁的心思?(伤感散文)

2019-09-07 23:57 关键词:伤感散文 分类:伤感散文 阅读:1627

季候调换,花仙子轻扣四月的柴扉,桃花映红了田野的枝头。深深啜饮一口心灵深处的影象,烟雨旧事魂牵梦绕了谁的心机?

一块红玫瑰花色丝质披肩,能否裹住落日的余温?能否抵抗黑夜清凉的月光?你可晓得,那瘦肖的肩头,面临着晓风残月,留在心底的仍旧是无声的恋歌和轻柔的缅怀?

一副眼镜,一卷翻开的诗文,寂静于案头,一盏橘黄色的灯光,模糊了第123页的诗行:冬的凝脂站在光阴仄仄跌荡成凤蝶/曲直一抹,秋的风口渐渐枯瘦/一潭碎月舒卷不开,几度菊黄枫红/海底的贝壳深锁着痴念/发如雪,等你,珍珠的凝望无语。

模糊中,耳畔响起了那首凄美的曲子,“我送你分开千里以外你无声曲直,沉静年月也许不应太悠远的相爱……”

期待的日子,一袭枯槁斜倚着窗,冷数窗外一地的落叶飘黄。魂魄的暖和,诉说着宿世来生的缘。小草的露水无声滴落,胡蝶断翅,仍然固执于千里以外那一份酸酸甜甜的蜜。甘美难过的缅怀,是发自心底无声的恋语,情丝绵绵,恋曲依依,谁在抒写海天一色湛蓝的爱恋音符?

道其它列车咆哮前行,碾的铁轨悲鸣,也碾的她的心生疼。她依着车窗发愣,窗外雪花无声飘落,窗内湿气凝结成水珠模糊了她的心窗。他的晶亮的眼珠,是她的两行浅碧的诗句,许多艰涩难明的语句都被他流光溢彩的眼睛解释。她用柔弱的手指,在车窗上画出他的笑容,下意识地写下:“I miss you”。

“我想你”,是他给她的一首幽幽的恋歌,是他为她撑起的那把赤色油纸伞下沉醉了的多雨的季候。

在最后相遇的那一瞬间,她一袭白裙,纯洁靓丽,他为她披上一条红玫瑰花色丝质披肩,悄悄拥她入怀,相互默默无语,全部天下都截至了呼吸,她成了丹麦安徒生童话里谁人衣着水晶鞋舞蹈的灰姑娘。

美妙的韶光很长久。将来布满了太多的变数,他和她离别乘上了各奔东西的列车。惟有他送她的那条红玫瑰花色丝质披肩,为她抵抗些许的冬季的酷寒,留给她一丝暖和。

日子在日子里氤氲,她置身于花开的季候,厚厚的日子的色采晕眩得五花八门。她存心凝听糊口的步履声,浅浅深深深深浅浅,花丛的深处,有她的七彩的诗行,她学着蜜蜂用一种言语酿造另一种言语。

梦里梦外,他和她一同将窗外阳光摇醒,一同播种下一行行活泼的修辞词根,一同刺探布满芳香的春季的深浅。她说:“你听,能否花开的声音涟漪在窗外的田野?”

她仰开端,微闭双眸,凝听花开的声音,是谁在蜜意地呼叫?那红红的花朵里清楚有他的心跳,那绿绿的叶子里清楚有他的呼吸。身前死后的空间留下太多的梦想,她用各种各样没法模仿的伎俩为他雕像,在他的眉宇间雕以她轻盈的心音。

她沿着他诗的脉络回眸,在他的心灵深处栖居。她的那扇心窗布满冰晶的诗行,只为粉饰他湛蓝的诗章。

她摘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,舒缓满眼的酸胀与疲乏,任情绪饱蘸七月的荷香墨珠,在指尖清丽高雅,舒卷自若。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倾心散文网 版权所有